生产队往事


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: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:吴桐 2019年10月28日 11:11

□ 孙斌


在生产队长大的人,心里多少都装着一些故事。

?#39029;?#29983;于上世纪70年代初,那是一个物质匮乏、生活清贫的年代。那时大多数家庭都有多个小孩,多则五六个,少则两三个。大人们永?#38431;?#24178;不完的活,托儿所便成了?#39029;?#20204;托送小孩最好的地方。孩子多,保育员少,常常是大孩子带小孩子。那时的孩子不知何为“娇贵?#20445;?#31895;茶淡饭,山茅野菜,有时饱一顿饥一顿,却依然顽强地成长。孩?#29992;?#30340;衣着“新三年、旧三年、缝缝补补又三年?#20445;?#26377;的孩?#29992;?#38795;穿,光脚丫在田野里疯跑,玩得很开心。那时没有电视,也没有现在小孩所拥有的可心玩具,几颗玻璃球、几张花花绿绿?#21335;?#28895;盒,便能引来其他孩子羡慕的目光。

在这样的环境中,童年充满了野性与?#27963;俊?#19981;知不觉便到了读书的年龄。教室是低矮的茅草房,几块?#26223;?#25340;接在一起?#32479;?#20102;黑板,油漆斑驳,老师是几个粗通文墨的知青。一切都因陋就简却又郑重其事。这些,就是那个年代所能提供给孩?#29992;?#26368;好的教育条件。

生产队旁依偎着流沙河,略显浑浊的河水日夜流淌,似乎在?#21294;首?#36965;远的过去。天气炎热,每天午饭后,我都和一帮年龄相近的孩子到河中嬉水,在沙滩上打?#37073;?#22312;石缝中摸鱼,在芦苇丛中捡鸟蛋,玩得不亦乐乎,忘了去上学。不知什么时候,老师已经手持教鞭出现在?#24433;?#36793;,我们一哄而散,快速穿好衣服向教?#39029;?#21435;。老师也不生气,认真讲课,他那抑扬顿挫、声情并茂?#32435;?#38899;,很快使我们忘记了烂漫?#32435;?#37326;情趣。

那个时代,最兴奋的莫过于看露天电影。当广播里通知今晚队里要放电影时,孩?#29992;?#19968;下课便把木凳抬到放电影的空地或篮球场,尽可能占据银幕前居中的位置。有时,为抢到好位置,两个孩子还会打架。男孩们最爱看电影《南征北战》《小兵张嘎》《?#23665;?#20390;察记》等,那紧张的气氛、扣人?#21335;?#30340;情节,使兴奋的心情像池塘中的涟漪,久久不能平静。

年龄稍长,我开始懂得要为父母分担生活艰辛。油荤的缺乏使人们穷尽一切手段从野生动物身上获取脂?#23613;?#37027;时生态环境好,流沙河中鱼类资源丰富。傍晚,我们到河中布网,第二天早上去收网,往往会有不错的渔获。我们还常上山挖竹鼠,这是一种很有灵性的小动物,常常是我们在洞口往里挖,它在洞内往更深处打洞。双方像?#28909;?#20284;的,挖了好深也逮不到它,看看天色已晚只好放弃。虽然常常有劳无获,但我们依然乐此不疲。

印象最深的是掏吊蜂蜜,吊蜂通常把?#28814;?#22312;大树上,呈弧形吊在横向生长的粗壮的树枝下方,往往一棵大树上会有好几窝蜂。我们通常多人合作,先在树下烧一堆火,用浓烟把吊蜂熏走,再让一人爬上树割蜜。吊蜂产蜜量高,一窝蜂能割出一大桶蜜,给我们清贫的生活增添了许多甜蜜。

记忆中的生产队,最不缺的便是乡邻之情,谁家中有红白喜事,邻里之间都会不计报酬主动帮忙。如果队上有人生病住?#28023;考?#37117;会到医院探望。人与人之间团结友?#30130;?#30456;处十分融洽。

如今生活越来越好,但渐行渐远的生产队旧事却常常在梦中浮现。这些陈年往事,将成为我记忆中的永恒。


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
本报微信公众号
手机读报
手机读报
关注本报客户端
关注本报客户端
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《西双版纳报》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。未经协议授权,禁止?#31895;啤?#36716;载、链接、?#30053;?#20351;用。
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-2135888
【滇ICP备12003530号】 【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】
版权所有:西双版纳新闻网
辽宁彩票35选7走势图
万佳彩网址 广西快乐双彩 跨城顺风车赚钱攻略 湖北麻将微信群无押金 亲爱的客栈赚钱吗 三国麻将风云再次修改版 山西十一选五 龙王捕鱼技巧 模拟人生巫师赚钱攻略 球探nba比分数据 推荐赚钱图片 atp网球比分直播 降头师一赚钱多吗 花生日记这样赚钱靠谱吗 球探体育比分app 刷单子赚钱